公司新闻
 
揭秘都市“待婚族” 走进他们的爱情小故事
 

  2014年2月14日,西方情人节恰好与中国农历元宵节“巧遇”,中西节日“喜”相逢,19年一遇的浪漫“邂逅”,可谓喜上加喜。据民俗专家称,元宵节在中国古代其实就是情人节,只有在这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们才有机会走出家门夜游观灯,与心仪的男子约会。但是,随着时代的演变,元宵节逐渐变成合家欢庆的团圆节。

  “待婚族”,这个由甜蜜恋爱向成家立业“进发”的群体,他们站在个人与家庭、现代与传统的结合点上,他们所处的阶段恰似这个“双节”的含义。记者采访了九对生活在城市中感情稳定的情侣,他们中有的开始考虑婚事,有的正在筹划婚礼,更有的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们代表了庞大的“都市待婚族”这一群体。

  姗姗和阿邦在贵阳打理着一间属于他们两人的摄影工作室,趁着农历正月春节期间业务量还比较少的时候,两人一起来到北京旅游。2月11日上午,他俩来到了北京的一个大型家居商场,“阿邦之前没有来过这里,想过来看看,来工作室拍片的客户中喜欢‘小清新文艺范儿’的人越来越多,这种风格的照片现在很受年轻人的欢迎,正好我们也来找找不一样的灵感”姗姗解释道。

  正在“奔三”的姗姗和比她大几岁的阿邦一年前通过共同的朋友“牵线搭桥”走到了一起。“因为我在深圳,他一直在贵阳,我们先是通过网上聊天开始接触,一段时间以后,阿邦抽了时间来看我,我们见了第一次面,”姗姗微笑着细细道来,“然后就开始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了,大概半年时间左右吧,我辞职去了贵阳跟他一起生活、一起打理摄影工作室,算认定他了,靠谱!”相比姗姗的活泼开朗、爱说爱笑,阿邦则内敛很多。他不怎么说话,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时而赞同地点点头,时而陷入思考,也会因为一些共同的生活细节微微一笑。

  今年春节,姗姗把阿邦带回了她的老家河北,也算是正式的“见家长”。在这之前,姗姗也跟阿邦的家人见过面。双方父母都很开明,尊重子女们的选择,没有给他们施加过分的压力。“现在可以说把结婚这件大事提上议事的日程了,毕竟年龄也到了,父母也稍稍提过,”阿邦显得比较严肃,“但还是想把事业再拼一拼,争取工作室的业务能有个突破,比较平稳地发展下去。”

  2月11日晚,刚下班的CC和小L开着车,领着朋友们参观他们即将完工的新房。新房里,CC演示各种新奇的家具,介绍自己独特的设计。“房里这些都是我们两人设计的,整个装修下来很辛苦,不过都是我俩创意的结晶,很满足”CC自豪地说道。

  CC和小L是同龄人,各自的家也都在北京通州。两人从朋友变成恋人,一起走过四年时间,即将在3月份迎来一场充满幸福与喜悦的婚礼。两年前,CC和小L开始计划结婚,家长见面、确定时间、婚前的各种筹备,进行得有条不紊,但终究还是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去年年中,本来确定的婚房有变,CC只得开始重新找房、买房,时间上和经济上的压力,一度让他有些乱了阵脚。好在通过朋友的热心帮忙,CC和小L最终寻得了现在这个未来的栖身之所。“就等着办婚礼了!”两人相互望着对方,露出甜蜜的微笑。

  “爱情上修成正果了,接下去就需要开始全力拼搏事业。”婚后的生活,CC计划在顾全家庭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加油工作。他希望在将来能有自己的事业团队,并成为其中出色的领导者;而小L当然愿意作为他身后那个温馨的港湾,支持他、鼓励他,给他应有的依靠。

  2月11日深夜,刺骨的寒风并不会驱散热腾腾的爱,公交站台边的莎莎终于等到了夜归的小陈,他们牵着手,像往常一样,先回她家,之后小陈独自回到租住的房内。作为一名网站编辑,小陈时不时地需要值晚班,每到这个时候,莎莎都会在车站等他下班归来,一起走走,随便聊聊,重要的是能彼此见面。

  已经工作三年半的莎莎和刚毕业半年出头的小陈是大学同学,他们的恋爱也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的。本科毕业后莎莎参加了工作,而小陈则留在象牙塔里继续读研深造。“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内心有些波动——毕竟我工作了,他还在上学,我们没法像以前那样老在一起,一周只剩一两次见面的机会。”这样的反差让莎莎有些猝不及防,略微沮丧。同时,本想着本科毕业、工作稳定后尽早成家的莎莎,面临着三年的等待。虽然她相信彼此的感情,但却对这漫长的时间显得无奈。“不过总算熬过来了,他现在毕业了,这半年工作下来也步入了正轨,所以我们开始筹划结婚”说到这里,莎莎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小陈来自山东,现在租住的房子在莎莎家附近,平时上正常班下班后都会跟莎莎的家人一起吃晚餐。“虽说平时都像家人一样在一起吃饭,结婚这种人生大事还必须按‘正规步骤’来”说起这个,小陈略显严肃,“我向她父母表达了自己的心意,他们也都应允表示愿意把女儿托付给我,接下来就开始操办了。”两人商量决定今年十月结婚,虽然目前婚房还没最终敲定,但小陈坚持跟莎莎的父母近一些。

  展望婚后,小陈当然想着给莎莎创造尽可能好的生活环境,而莎莎也憧憬着未来相夫教子的生活,做一个优秀的好妻子。

  2月12日,才下班的郭睿带着还在放寒假的刘阳一起在两人共同租住小区边的餐馆里吃起了涮锅。这是两个“好吃”的人,正好,他们的相识也就在饭桌上。

  郭睿、刘阳的家庭是世交,从他俩还是孩子的时候开始,两家人就时不时地在一起吃饭聚会谈天说地。“但毕竟我们有三岁的年龄差,那时候我们交流很少,只深深地记得她是个虽然很瘦弱,但是很能吃的小女孩”郭睿笑着说着,刘阳则在一旁作害羞状。两人正式开始有了接触,是2011年的9月份,彼时,刘阳从河北老家来到北京读研,而已经在京城深造的“大哥哥”郭睿自然时刻准备着为“小妹妹”服务——嘘寒问暖,特别是一起“吃”。“最开始是一群人一起玩,跟我实验室的哥们儿,慢慢地,时间久了,人越来越少,玩着玩着,我们两个就玩到了一起”郭睿幸福地回忆道。

  如今的郭睿已经工作一年时间,而刘阳也即将在7月份毕业步入职场,两人很自然地开始谈婚论嫁。“去年年底,我们已经把结婚照都拍了,”郭睿的话被刘阳打断,“因为都熟悉,双方全体家庭成员从我们开始恋爱就是百分之百地助力;虽然我们都没有亲兄弟姐妹,但家人们也是毫无保留地支持我们在北京扎根。”现在两人的首要问题就是等刘阳定下了工作,买个她上班方便的房子,然后依着办婚事的程序,将爱情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

  刘阳说,她曾经幻想的爱情应该是浪漫的、唯美的,但真正爱了,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爱情也跟父母的爱情一样,是朴实的、平凡的,但那样才是最真实的。

  2月12日晚上,像平常一样,晚饭后的小鲍靠着一旁正在上网的鸡丝哥,看起了电视剧。此时的他俩,在一天紧张的工作过后放松休闲的同时,也享受着在一起的惬意。

  五年前,同样年龄、一样大学在读的鸡丝哥和小鲍在暑期实习中相识相恋。大学毕业后,家在北京的小鲍回京工作,而在京读书的鸡丝哥也选择留了下来,成为了“北漂一族”。五年下来,两人都觉得经历了许多,浓情蜜意、喜怒哀愁,笑过、哭过、烦过、累过。终于,在2013年的年底,没车没房的鸡丝哥下定了决心,去到了小鲍家,拜访了她的父母,并正式提出了“迎娶小鲍”的请求。“本计划买了房子再考虑结婚,但现在看来,一方面不想给父母太重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该给我俩的感情一个交待的时候了,所以我们就商量着婚后一两年内再解决房子的问题,先把眼前的婚事办了”鸡丝哥解释道。

  “其实刚开始,我的父母是希望能在婚前把房子的事情定下来的,一方面,我做他们的工作,表示年轻的我们想靠各自的打拼努力一把;另一方面,他们也慢慢理解了我们独立的想法,支持我们并相信我们”小鲍很庆幸能说服自己的父母,开心地说道。

  接下来的这一年,鸡丝哥和小鲍将在一边工作一边策划婚礼的节奏中度过,他们的婚礼仪式将于年底在鸡丝哥的家乡南京举行。

  2月13日上午,小川来到微微家附近等她,准备带着这周只有这一天休息机会的微微出门逛逛,再好好地吃上一顿。

  大四在读的小川和做英文助教的微微是高中同桌,他们的友情也就是在高中阶段演化成了爱情,并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大学期间,小川的学校在北京南五环,而微微的学校在北五环,“隔了‘十环’,让我们和很多在校学生情侣不同,见面的机会不多,我们的情况甚至更像是异地恋”小川逗趣地说道。的确,在高中毕业得知两人没法继续在同一个学校就读的情况之时,微微显得有些忧伤,甚至还“哭鼻子”了。“但现在看来,我觉得这一不同,真真带来了好处,让我知道距离真的能产生美”微微很坚定地说道,“我们每周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恰恰就是这为数不多的机会,让我们都很珍惜,每次也都过得很开心惬意。”

  将近五年的恋爱,两人也都学会了站在另一半的角度去想去做。小川教会了微微“打魔兽”,微微则领着小川一道“抓娃娃”,两人一起吃一块玩,但又给哥们儿和姐妹淘留下了一起嗨皮一起八卦的时间,他们的感情甚至没有过多的亲腻和起伏,保持着风平浪静。

  今年春节期间,小川拎着大包小件的给微微的父母拜年,也趁着这个机会一起坐下来,正式地吃了餐饭。略显紧张的小川对得到微微父母的认可倍感兴奋,当然了,我们两人都觉得现在还小,虽然感情稳定,但还是计划我毕业后工作了一两年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比较合适。

  2月13日下午,Thomas和皮蛋相约在咖啡厅里一起工作。像这样的情形在Thomas和皮蛋日常的生活中经常出现,因为都是从事法律的相关工作,两人时不时地需要额外加班。

  Thomas和皮蛋在一起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但很不巧的是,确立关系不到一周的时间,皮蛋被公司外派上海一年,让这对情侣从一开始就经历分隔异地的“痛苦”。“但也正式因为‘异地’中出现的各种状况,让我认定了他”说话间,皮蛋给了Thomas一个赞许的眼神。那一年中,Thomas在自身工作繁忙的同时,坚持每个月去到上海一两次,为的就是能有时间跟皮蛋呆在一块。“有很多次,我真的很忙,周末了还需要在住的地方加班,他来了,其实我没有时间陪他、跟他聊天,他就一个人跑去菜场买菜给我做饭,”皮蛋又一次给Thomas投去赞许的眼神,说道,“好容易有了休假,他陪着我去学潜水,其实他是个对海比较抗拒的人,心理的紧张,加上生理上有些不适应,晕船、胃胀,但最终都克服了,跟我一起考到了潜水证。”接受了夸奖,Thomas说道他自认为是一个心细好强的人,“我们已经互相见了对方的父母,也就是那之后,也觉得能朝着结婚去了”皮蛋插话道。

  Thomas和皮蛋都是独生子女,谈着“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但并没有着急结婚。他们的父母支持着子女在异乡北京专注事业,更支持着他们对于婚姻的想法和计划。

  2月13日下午,硕士在读的恬恬来到越越工作的地点附近,准备一起出去庆祝一下。因为第二天的情人节偶遇农历元宵节,需要跟家人团聚,他俩就决定把只属于两人的节日提前庆祝一下。

  中学同校的越越和恬恬曾是要好的朋友,毕业后,两人考入了同一所大学,这之后,他们抓住了这份缘分,大一就开始了恋情。因为中学、大学都在一块,越越和恬恬有许多共同的好友,所以,虽然是两个人的恋爱,他们还是常常跟一大帮子朋友们在一起喝酒、嗨歌、欢天喜地。也许还是因为曾是好友的缘故,他们的感情从开始就没有特别热烈、整天整天腻在一起的情况。“我们两人的家也离得很近,我常常去她家吃饭,她也常常来我家,跟彼此的父母也都见过,都熟悉,”越越说道,但提到结婚,他的眼神里带着点犹豫,“毕业瞎玩了一段时间,现在这正经工作还不到一年时间,没有谈婚论嫁的经济基础呀,加上现在这个年纪,真的没有十足把握自己能尽到作为丈夫应尽的责任。”

  “恋爱刚开始,也没有很多想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但相处着、观察着,慢慢地发现,他是个靠谱的男生,我愿意把自己托付给他,”谈到越越,恬恬显得十分有信心,“结婚这事真的不急,我明年才能毕业,到时工作了、都稳定了,之后再想这些事情,真的一点也不迟!”

  2月13日傍晚,隗杨开车载着父母从房山赶到北京南站,准备迎接从家乡沧州回京的李莹。隗杨并没有告诉李莹他的父母也一起接站,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现在的李莹在朝阳区的一个学校当教师,隗杨则在丰台区的一个机关单位工作。而三年半前,他们从大学毕业,一个到房山当起了村官,另一个同样在房山做起了社区工作。“那一年有二三十个村官和社工到了房山,大家联系得比较紧密,有时间就在一块聚聚”李莹说道。“我们这批人,在一块儿接触以后,慢慢地,我对她有了好感,就暗地里想着对她好,”隗杨激动地抢话,“她早就考了车本,但一直没怎么开,手比较生,就找到我,趁着有空的时候,陪着她一起练练,我自然也想着要抓住这个好机会。”几次之后,隗杨一有时间就主动邀请李莹,练车是假,见面才是真。很快,隗杨和李莹确立了关系。

  利用着在一起工作的便利,两人的感情也发展得颇为顺利。虽然现在各自有了新的工作,而且在距离上略显得远,但他们每周依旧有固定的约会时间。“他绝对称得上‘好好先生’,在一起快两年了,从来没跟我发过脾气,对他的爸妈也是特别孝顺”李莹夸奖着隗杨,而一旁的他,也说着自己的女友虽然更像“女汉子”,但内心却特别细腻。

  隗杨和李莹的恋情中充满了互相的尊重和理解,朝着婚姻走去,但两人并不着急,“我常常跟他父母见面,他也跟我父母见过好几面了,”李莹说道,“长辈们也信任我们,并没有过多地干涉我们的发展,有的是更多的促进和鼓励。”

  股民沸腾!22万亿银行理财新规正式出台:最关键是可投A股!这是10大核心解读

  节前果然开利好!理财新规正式发布 22万亿理财向A股开了个“大口子” 银行公募理财资金绕道入股市

  IPO审核大变!证监会拟修改发审委办法 委员66人变35人这些流程也将变

  股王全通教育陨落:股价曾高达467元 如今不足7元!高管三年减持套现近9亿

  IPO审核大变!证监会拟修改发审委办法 委员66人变35人这些流程也将变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产品搜索:
最新产品
联系方式